广东11选五基本5走势图

   发布于:2019-10-21 15:29:49 作者:admin

    

  对印度的最后几公里出行来说,摩托车是最为灵活的方式,效率更高。

  根据印度媒体报道,多位知情人士透露,日本投资巨头软银目前正在密切关注印度的出行领域,包括对两轮车交通领域进行评估,其目的,是探寻并抓住网约车之后的下一创新阶段。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摩托车市场,软银很可能会通过押注新兴的两轮车租赁企业,在现有的网约车以外寻求超越。据印度媒体报道,尽管目前尚未有明确的投资计划,但软银已经和 Bounce、Vogo、Drivezy 等公司有过接触。 

  通过押注 Uber、Grab、滴滴出行和 Ola 几大市场领导者,软银主导了全球网约车市场的投资。随后,该公司进军了全球各地的租赁、自动驾驶甚至资产管理等新兴细分市场。 知情人士称,“这一趋势也可能会在印度市场上演。”

  无独有偶,看中摩托车出行的巨头不只软银一家。时隔两天,就有消息传出,称老虎环球(TigerGlobal)正在与印度摩托车租赁平台 Vogo 进行商谈,可能对后者投资 4000 万 -5000 万美元。 

  甚至印度本土的头部外卖平台 Swiggy,也不甘寂寞凑起了热闹,与摩托车共享公司 Bounce 开展试点项目,Swiggy 的外卖人员可在食品交付订单的低峰时期使用 Bounce App 接送用户。 

  去年 11 月,Bounce 宣布,它已经收购中国共享单车巨头 ofo 在印度的资产,ofo 印度高管团队部分成员也随之加入 Bounce。 今年上半年, Uber 在美国上市,但上市过程中从估值到市值一再被砍,上市首日又跌破发行价,第二季度除了亏损,更创下最慢季度增速记录。在中国,共享单车一度是资本的宠儿,全民瞩目如日中天,但不过数年光景,就落得曲终人散一地鸡毛。 

  摩托车租赁/共享,是开启出行下半场战场的钥匙吗? 

  一、全球最大的摩托车市场 

  在印度的创业之都班加罗尔,如今许多人不再选择叫出租车,而是选择租用两轮车作为短途出行工具。 

  据印度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早在 2016 年,印度的摩托车销量就已经达到 1770 万辆,一跃成为全球最大摩托车市场,平均日销量达到 4.8 万辆,其中小型摩托车保持着 20% 的年销量增长率。到了 2017 年,印度摩托车的产销量均迈过 2000 万辆大关,整体销量是汽车的 4 倍。 

  Ola 和 Uber 的出现让网约车变得更简单、更快捷,从而吸引了大批粉丝。相比之下,新的出行服务公司则对普及两轮车辆、凭借更加低廉的价格扩大市场寄予厚望。《2016 年度 ICE 360° 调查报告》(ICE 360° Survey 2016)显示,印度私家车拥有量比例约为 11%,低于两轮拥有量比例(36%)。印度有超过 2.1 亿人持有两轮车的驾驶证。 

  成为全球最大的摩托车市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印度城市拥堵不堪的交通状况。受限于当地的道路基础设施,印度很多城市都面临严重的交通拥堵问题。对比全球各国平均通勤时间,日本大概为 39 分钟左右,而印度的平均通勤时间却长达 91 分钟。所以针对印度的最后几公里出行来说,摩托车是最为灵活的方式,效率更高。 

  城市出行市场咨询机构 Valoriser Consultants 的 Jaspal Singh 表示:“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之后,共享摩托车和摩托出租车将会越来越受欢迎。就车辆数量而言,这一市场规模将会比出租车和汽车租赁市场更大。不过,相比之下,客单价(即单程收入)也会更少。” 

  这里不得不提的仍然是老生常谈的购买力。从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在印度拥有私家汽车还是身份和财力的象征,大多数人无法负担买车用车的成本。性价比更高的摩托车,依然是印度中等收入家庭所首选的交通工具。 

  目前印度精英阶层约占总人口的5%,通勤主要依赖“突突车”或者汽车,一般 5 公里之内的花费在 1.4 美元左右;而对于占人口约 18% 的低收入群体来说,出行主要依赖公交车、自行车或者步行,通勤费用在 0.2 美元左右。而相比于公交车、自行车,摩托车的便捷性显然更高。 

  以 Vogo 和 Bounce 为例,它们的收费标准分别为每公里 4 到 5 卢比(约人民币 0.4-0.5 元)。而 Rapido 的费用为每公里 10 到 11 卢比(1-1.1 元),因为该公司除了维护和燃料费外,还需要向司机支付费用。Yulu 电动车每公里收费 5 到 6 卢比(约人民币 0.5-0.6 元)。相比之下,印度出租车的费用一般高于每公里 15 卢比(约人民币 1.5 元)。 

  Rapido 联合创始人 PavanGuntupalli 表示:“在类似印度这样的市场,收入差距更为明显,并非所有地区都有交通工具可供选择。我们在便利性和经济承受能力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出租占据了出行市场的前 5%,但摩托车可以吸引超过 35% 的出行市场用户。” 

  有统计显示,印度的短途出行市场价值 45 亿美金。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这个市场还没有为中等收入群体提供很好的解决方案,市场空白明显。

   而在基础设施方面,移动支付的飞跃完善,提供了摩托车创业的土壤。2018 年,印度的互联网用户已经达到 5.4 亿。印度也是全球智能手机增长最快的市场,2018 年的出货量达到 1.42 亿部,平均每 100 人里就有 88 部智能手机,这个数据接近中国 2013 年的水平,而且仍然存在很大的增长空间。 

  印度电子支付市场已经达到 1 万亿美元规模,印度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 Paytm 目前已经有 3 亿注册用户。有硬件、有用户、有支付手段,这些因素都大大推动了印度出行市场的发展。  

  二、群雄林立,增长速度远超出租车 

  据估计,印度出租车的日使用量约为 365 万次,较去年仅增长了 4% 至 5%。随着印度手机叫车业务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摩托车租赁/共享公司大量涌现,而且其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创立于 2015 年 11 月的 Rapido 可以说是“摩托版滴滴”,用户通过手机下单后就会有司机开着摩托车来载客。在印度针对最后一公里出行提供解决方案里,对用户来说要么太贵,要么太挤(低效),而 Rapido 切的是短途出行的腰部市场,为中等收入人群提供服务,客单价在 0.65 美元左右。 

  今年 4 月,Rapido 宣布完成了一笔 7.82 亿卢比(约合 112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此前 Rapido 已经完成了 5 轮融资。资金到位后 Rapido 将快速进行业务扩张,把现阶段的业务范围覆盖从班加罗尔、德里和海德拉巴拓展到 25 个城市。 

  据称 Rapido 目前有 1 万名在职司机,每月订单量接近 250 万份,并在去年五月收购了总部位于海德拉巴的网约摩托车竞争对手 Getbike,Rapido 希望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把业务扩展到全印度的 100 个城市。 

  Rapido 表示,目前该公司的日使用次数约为 10 万次,并希望在年底前达到每天 100 万次的目标。得益于较低的使用价格,Rapido 在小城镇也出现了更快的增长。例如,在短短 8 个月的时间里,迈索尔(Mysuru)的 Rapido 日使用次数就达到了 1000 次。要知道,在班加罗尔市场上实现同等发展规模,Rapido 花了 14 个月。 

  另一家以摩托车业务为主的创业公司 Vogo,可以把它看作“摩托版摩拜”,其服务对象是每日通勤3-6 公里的短途用户。Vogo 在城市中会有固定的投放区域,为了保证骑行安全,所有用户都必须在 Vogo 应用程序上传自己的驾驶执照副本,在通过验证之后,才能使用电动摩托车。目前 Vogo 的收费是 30 分钟内租金为 10 印度卢比(约 0.14 美元)。 

  去年 12 月,印度网约车巨头 Ola 向 Vogo 注资 1 亿美元,而在此前几个月,Ola 就曾参与了 Vogo 的 8000 万卢比(约合 110 万美元)A轮融资。 Ola 投资 Vogo,类似于滴滴对 ofo 的投资。在投资之后,Vogo 将和 Ola 的 1.5 亿注册用户实现无缝对接,用户在用 Ola 叫车的同时,还可以搜索附近是否有可用的 Vogo 电动摩托车,打车完成之后即可直接骑行,Vogo 由此获得一个巨大的新增流量入口。 

  目前 Vogo 已经在班加罗尔、孟买、德里、加尔各答、金奈、斋浦尔、海得拉巴、斯利那加、瓜瓦奇、马纳利、雷赫和斋沙默尔等城市设置了超过 200 多个车辆接驳点。Vogo 平台上摩托车的具体数量并没有披露,但据称其已经为 40 多万用户提供了接近 2000 多万公里的通勤服务。


图注:Vogo 的首席执行官(左)阿南德·艾亚杜拉 

  Bounce 创立于 2014 年,此前名为 Metro Bikes,其主要业务是,在印度提供无桩式踏板车、助动车和摩托车共享服务,依靠分时租赁来收取费用。目前,其服务已经涵盖班加罗尔、迈索尔、斋浦尔、马尼帕尔等城市,同时,其海外业务已经拓展到了新西兰市场。 

  2018 年 8 月,Bounce 宣布完成了 8.36 亿卢比(约合 1220 万美元)的A轮融资,联合领投方为红杉资本和 Accel Partners。3 个月之后,Bounce 宣布收购了 ofo 在印度的资产,ofo 印度高管团队部分成员也加入 Bounce。 

  该公司联合创始人 Vivekananda H R 在解释收购 ofo 资产的决定时表示,Bounce 并不限定于某一种出行方式,而是根据适合的条件推出相应的服务。 

  Bounce 表示,其日租车次数已从 2018 年 9 月的 500 飙升到现在的超过 3.5 万次。Vogo 表示也有类似的增长,其日使用次数从 1 月份的 10000 增加到现在的 3.5 万到 4 万次。这两家公司均预计,到年底摩托车保有量将增加至 10 万辆,每辆车每天被使用 4 到 6 次,这一市场很可能会达到超过 100 万次的日租车次数。

   研究该领域的投资者表示,这些公司的成熟速度远远快于出租车领域的玩家。 

  Ola 和 Vogo 的早期投资者、经纬印度总经理 Tarun Davda 表示:“在印度这样的国家,人们对经济适用型交通方式有着无限需求。企业在快速增加供应量和管理资产质量方面受到限制。我们投资 Ola 的时候,它的日租车次数为 1000 到 1500 次。而当时类似 Vogo 这样的公司已经实现了超过 Ola 十倍的日使用次数。” 

  同样依靠摩托车起家的还有“印度版闪送”Dunzo。Dunzo 2015 年成立于班加罗尔,从一个跑腿接零活的 WhatsApp 群组起家,用户可以在 Dunzo 上发起任务,系统就会自动分配“小哥”去完成任务,整个流程都在线上完成,在完成任务时还会通过拍照确认,比如用户可以发布去杂货店和餐厅购买的任务,也可以取送衣服、重要的文件等。 

  据称目前 Dunzo 已经覆盖了班加罗尔、海德拉巴和古尔冈等在内的其他 5 个城市,Dunzo 还声称去年十二月,Dunzo 处理的物流配送量达到了 250 万笔,用户留存率达到 40%。目前平台上的小哥以摩托车为主要的交通工具,70% 左右的任务都是帮人买东西,25% 是取东西。这些跑腿的小哥中半数为大学生,全职员工约 25%。 

  今年初,Dunzo 宣布完成了一笔 2.249 亿卢比(约合 310 万美元)的C轮融资,截至目前,该公司的融资总金额已经达到了 1820 万美元。 今年 7 月,Dunzo 在古尔冈推出了一项名为 Pillion 的摩托载客服务,正式向 Rapido 等玩家宣战。 

  除了这些以摩托车为主业的初创公司,印度的出行巨头 Ola 和 Uber 也“下海”推出了自己的摩托车业务。Uber MOTO 于 2016 年推出,目前在印度的 11 个城市提供服务。Ola 的摩托车出租车服务也是在 2016 年推出的,目前已在 31 个城市运营。

  三、挑战与机遇 

  印度的摩托车文化,加上当地交通问题也凸显出摩托车的出行优势,再加上创业公司各出奇招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痛点,看起来摩托车引领风骚成为下一个风口是水到渠成之事。但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吗? 事实上仍有一大堆问题亟需解决。 

  最大的阻碍是政策问题和监管规范。不久前,卡纳塔克邦(Karnataka)的交通部门就将摩托出租车定性为非法行为,而且扣押了大约 200 辆摩托车,这些摩托车大多来自于 Ola 和 Rapido 两家公司,同时还责令其停止运营。今年年初,Ola 也因在班加罗尔从事摩托出租车业务而面临 15 万卢比(约人民币 1.5 万元)的罚款。 

  对于摩托车载客的合法性,印度各邦出台的法规各不相同,而出行公司与交管部门的斡旋往往耗费大量精力且时有冲突。目前印度有 15 个邦允许摩的服务,而其他邦仍在制定相关法规。 

  另一个问题是业界严重低估了运营成本。目前印度摩托车租赁市场的规模在 3 亿美元左右,看起来这个规模足够大。但以 Vogo 为例,上文提到 Vogo 的收费是 30 分钟内租金为 10 印度卢比(约 0.14 美元),对比之下,Vogo 的运营成本大约是收入的 3 倍,所以单位经济效益根本没法实现。 

  “这套商业模式在班加罗尔行之有效,但问题在于印度其他大城市对它的接受度,这决定了这项业务是否能扩大规模,”一家摩托车租赁公司的投资人表示,“而且,它的单位经济效益也有待证明。即使按照摩托车租赁在班加罗尔的业务密度很大,但亏损也使企业难以为继。摩托车租赁行业三大巨头主要盘踞在班加罗尔及部分周边城市,计划今年晚些时候进军新市场。 

  当烧钱模式难以为继时最终就只能倒闭,比如之前还没有跑出规模就已经被“烧死”的 WheelStreet、Tazzo 和 Iryd 等。所以对于 Rapido、Vogo 等来说,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通过集中化的投放降低运维成本,以及降低摩托车的损耗率和获客成本。 

  此外,随着人们越来越热衷两轮式车辆,故意破坏租赁车辆、甚至盗窃车辆零部件的情况比比皆是。 

  4 月初,企业家 RajSubramaniam 在 Twitter 上发了张租赁初创公司 Bounce 一辆损坏的摩托车照片;当时这辆车停在了他位于班加罗尔办公室附近的一条小巷里。由于车挡住了路,他要求 Bounce 公司把它移走。 

  Bounce 很快给出了回复,表示将清除障碍。但两天后,人们又发现了两辆各价值 5 万卢比的废弃摩托车停在街上。几个星期后,其中一辆被一个生气的骑车人撞得稀巴烂。 

  微型出行(micromobility)市场的参与者意识到了关注客户行为的必要性。Vogo 首席执行官 Anand Ayyadurai 表示:“客户行为是一种固有的规模问题,因为租出去的资产价值要远远高于客户支付的押金或使用费。”这些公司正在通过调整硬件、强制罚款、威胁性质的服务禁令和报警等措施来应对恶意破坏和盗窃行为。

  近两年来,整个出行市场的发展节奏令旁观者眼花缭乱。Uber、Lyft、滴滴、Grab 等打车企业,均不满足于为用户提供单一的出行产品,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一站式出行是更大只的蛋糕,巨头和独角兽觊觎也并不突兀。尽管面临着重重挑战,投资者仍然对摩托车租赁公司表现出了强烈的投资兴趣。 

  软银对全新出行市场的兴趣,从投资 Getaround 和 Fair 上就可以略见一斑。 Getaround 是美国一家 P2P 汽车租赁服务企业,去年八月获得了软银 3 亿美元投资。Fair 则是一家美国汽车租赁平台,去年十二月获得了软银 3.85 亿美元投资。

   软银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但他表示,公司目前正重点关注网约车行业,并且对该领域未来的技术发展很感兴趣。考虑到印度摩托车共享出行行业出现才不到一年,这个市场充满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