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快乐十分30期

   发布于:2019-12-04 11:18:38 作者:admin

    

富贵鸟沉浮录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8月12日晚,还不起账的富贵鸟(01819,HK)宣布,要被取消上市地位。

要知道,高光时刻的富贵鸟被称为“县城男鞋扛把子”,曾拥有过万名员工、超3000家门店,聘请过前中国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演员陆毅作为品牌代言人。2007年,富贵鸟创始人林和平兄弟还以50亿的财富,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48名。在那一年,马云的财富也是50亿,和林氏兄弟并列。

如今,光环散去,在香港联交所敲钟不到7年,债台高筑的富贵鸟被香港联交所宣布取消上市地位。2017年,创始人之一的林国强去世后,子女当庭宣布放弃遗产。

8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拨打富贵鸟在港交所披露的公开电话,对方称为香港的公关公司,且早已不再代理富贵鸟的业务。此外,记者多次拨打富贵鸟集团的电话,至截稿时也始终无人回应。

上市后的富贵鸟,到底是为何越飞越低?

缘起

林氏4兄弟打造“县城男鞋扛把子”

富贵鸟的开始,要从创始人林和平四兄弟说起。

富贵鸟诞生在被誉为“中国鞋服制造基地”的石狮。而林和平曾是石狮市的工商联主席,政协石狮市委员会第二、三届常委,还两度获得福建省年度经济人物的称号。

富贵鸟沉浮录

↑富贵鸟主席林和平(摄于2014年12月7日)。

彼时,风光无限的林和平从不吝啬向媒体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

在这些故事中,林和平是一个头脑灵光但家境困难的农村少年。林和平,1957年出生在石狮一个叫长福村的地方。因为家庭原因,10岁的林和平就辍学种地、烧砖、卖鱼,为父母分忧。

1976年,20岁的林和平进入长福村村民办的“长福村瓦窑农业社”,任管理人员兼出纳。6年以后,得到社员认可的林和平又被推选为“瓦窑农业社”的厂长。

1984年,有了“厂长”经验的林和平和19个堂兄弟用4万块钱共同创立了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生产人造革的凉鞋和拖鞋,这也是贵富鸟集团的前身。5年后,多数兄弟对这个厂不看好,持股人最终只剩下了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与林国强兄弟4人。

不过,反倒是在这之后,富贵鸟走上了正轨。1989年,4兄弟组成的董事会推选林和平当厂长,重新确定了以真皮休闲鞋为主的经营战略,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

富贵鸟沉浮录

↑2004年9月29日,富贵鸟公司在北京王府井商业街举行了名为“富贵花开”2004年秋冬新款皮鞋展示,模特走“秀”吸引了众多行人。

改变战略后的第一年,富贵鸟就接到第一笔一万多双鞋子的出口订单。并且在那一年之内,卖了10万双休闲皮鞋。对比其规划,实际产销量是其10倍之多。

1991年,“富贵鸟”的运营主体石狮市福林鞋业有限公司成立;1992年,富贵鸟集团成立;1995年开始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

高光

港交所敲钟

2012年前后,富贵鸟迎来了最辉煌的阶段。

彼时,不仅富贵鸟获得了“中国名牌产品”“中国驰名商标”“国家免检产品”“中国真皮领先鞋王”等荣誉,林和平也成为了福建乃至全国鞋服业的知名企业家,活跃在各大行业论坛和活动中。

行业报告显示,2012年,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2013年,富贵鸟赴港IPO,成为证监会当年取消“456”(4亿净资产、5000万美元融资额、6000万人民币净利润)境外上市门槛后,首家敲钟的国内知名民企。最初,兄弟4人占股持股比例为68.9%。

富贵鸟沉浮录

↑2012年10月20日,江苏苏州,一商场里富贵鸟(FUGUINIAO)品牌专柜。

上市的富贵鸟集团,不仅拥有“富贵鸟”这一品牌,还有“FGN”“AnyWalk”等多个子品牌,业务品类也已涉及男女皮鞋、时尚休闲鞋、皮具、男装等。

上市后的前两年,富贵鸟的财务数据依然是逐步上涨的。

财报显示,2011年至2014年,富贵鸟整体营收和净利润都增长强劲,营业收入分别为20.37亿元、23.83亿元、29.19亿元、29.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3.78亿元、5.19亿元、5.58亿元。

祸起

入局P2P

下坡路始于2015年。那一年,富贵鸟全年净利3.9亿元,同比减少13.09%。

到了2016年,富贵鸟的零售门店数量又大幅削减,新开零售门店263家,关闭976家,线下门店销售渠道遭受极大挑战。到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甚至开始亏损,净利润为-0.11亿元。2018年,据央视财经报道,富贵鸟已有四个车间已经全部停工,且有三亿多元的库存无处销售。

富贵鸟沉浮录

↑吉林敦化街头的富贵鸟专卖店

2015年发生了什么?

一方面,整个行业的增速放缓。据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6年鞋服的零售额增速放缓。富贵鸟也曾在2015年财报中解释称,鞋服行业受宏观经济景气度及鞋服行业自身发展周期的影响,仍处于筑底阶段。

而另一方面,如同林和平给媒体“头脑灵光”的印象,主业下行的背景下,富贵鸟开始了其他的探索。其中最主要的,就有金融领域的小额信贷P2P公司。

2015年5月初,富贵鸟以1000万美元战略投资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线上P2P平台共赢社。同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成为后者大股东。除此之外,富贵鸟还有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叮咚钱包的高管团队是共赢社的原班人马,共赢社自2017年4月24日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再无更新,平台已经停运。而8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在各大引擎平台搜索“叮咚钱包”“到期不退款”的消息也已经铺天盖地。

做了这些“金融投资”后,在2018年2月,据国泰君安梳理,富贵鸟近50亿元的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国泰君安的报告称,富贵鸟至少存在49.09亿元的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其中货币资金 1.65 亿元、应收账款 2 亿元、存货 2 亿元、其他应收款 42.29 亿元。

富贵鸟沉浮录

2016年开始,富贵鸟高层开始了频繁的人士震荡。多位核算师、财务总监、董事的辞职信中都提及,与财务、公告披露及其他问题相关。

换句话说,辞职的原因多是因为对财务问题不能达成一致。

也就是从2016年9月1日起,富贵鸟公司股票停牌,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等,董事会延期及2016年中期业绩也延迟刊发,此后一停就是3年。

陨落

债券逾期、欲“以鞋抵债”

由主业的下降、到金融领域的投资,富贵鸟的财务的确出现了问题。在公告中,富贵鸟称上述“大额对外担保及资金拆借款项”收不回来。

这些“对外”的担保和借款,都借给了谁?富贵鸟并无明确说明。

但据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为7家公司提供了14.14亿元的对外担保,占净资产的55.21%;而该7家公司注册资本均小于3000万,担保对象违约风险较大。值得一提的是,公司与其中部分公司存在一定的关联关系:多家被担保方注册地址相同,且与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重合。

富贵鸟沉浮录

而这笔钱收不回来造成的直接影响是,富贵鸟自己的债券产品到期,公司却拿不出钱来支付。目前来看,“14富贵鸟”“16富贵 01”“16富贵鸟SCP001”这三支富贵鸟债券已经全部实质性违规。

这笔债务具体有多少钱?据去年2月28日国泰君安的提示性公告显示,富贵鸟共有30亿元的债务总额:包括“14富贵鸟”本金8亿元及相应利息、“16富贵01”本金13亿元及相应利息、银行贷款约5亿元、其他经营性负债约3亿元等。

一个有意思的传闻是,还不上钱的富贵鸟甚至拿出了用鞋子抵债的方案。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今年5月,网络流传了一份富贵鸟的债权清偿方案,即以货物来抵债。以该方案计算,即100元的债最终能换来1.11元现金和1.63元购物券。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3年内可持券按票面金额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也就是说,红星新闻记者按此方案计算,10000万元的债券,可以在富贵鸟带走112元的现金和163元的代金券。

终局

破产、退市、子女放弃遗产

风光之时,林和平接受采访时说,自己的两个儿子、女儿都去意大利留过学,学习欧洲的皮鞋设计研发,为的是“提早培养他们,回来接我的班。”

但另一创始人林国强2017年去世,据媒体报道,当年12月,林国强的子女却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商界。

据悉,林国强所负责的,就是富贵鸟的担保拆借。具体来说,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而银行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富贵鸟沉浮录

↑2019年7月31日富贵鸟发布的公告(截图)

困局之中的富贵鸟在此前发布公告,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公司正在破产重整,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半个月前的7月26日,富贵鸟还向泉州中院提交申请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文件,并表示公司将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但没有想到的是,尚未等到法院最终审核结果,富贵鸟退市开始进入倒计时。

据公告,香港联交所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被取消上市地位后,富贵鸟的业务将会进行怎么样的调整?8月13日,红星新闻记者就诸多疑问拨打富贵鸟在港交所披露的公开电话,对方称是香港的公关公司,且早已不再代理富贵鸟的业务。此外,记者多次拨打富贵鸟集团的电话,至截稿时也始终无人回应。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图片来源IC Photo

编辑 陈艳妮

富贵鸟沉浮录